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

【雷安】紫罗兰、朗姆酒与爱情(1-2)

海贼王paro,有ABO设定

海贼.A.信息素是朗姆酒.雷x海军.O.信息素是海水.安


人是健忘的。安迷修看着水之都里来来往往的人潮,选择了一家可以看到海景的酒吧,点了一瓶朗姆酒。

几年前,水之都还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地方,海贼不敢来,海军也出不去。司法岛就像一座死地一样插在海军总部和水之都的一根刺,两边都不好过。而就在那时,海贼王蒙奇.D.路飞带着他的草帽海贼团捣毁司法岛之后,这个小镇就像废墟上的最后一朵花,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开越旺盛。

而现在,随着海贼王的死,越来越多的海贼涌入水之都,或是瞻仰当年海贼王走过的地方,或是想找一个像当年一样可以突破司法岛正门的厉害的船匠。

安迷修喝了口朗姆酒,那股浓郁的芳香依旧让他感到不适,因为这个味道是他的宿敌——“四皇”之一的雷狮的信息素的味道,海盗最爱的朗姆酒。

这恐怕也是丹尼尔愿意给自己放长假的原因吧。身为Omega的安迷修在每一次发情期时,为了以防万一都会请三到五天的假,然而这次的丹尼尔意外的给自己放了半个月的假,理由是“好好庆祝成为海军三大将吧。”,其实后来安迷修就明白了——丹尼尔抓住了雷狮海盗团的军师卡米尔,并且准备用卡米尔来引出雷狮。

海军并不是光明磊落的,正义的背后总是看不见的、被掩盖的血腥和黑暗,但是在黑暗总还是又那么一点光,所以才引得像安迷修这样的傻子一直固执的去追逐着。

自己和雷狮的梁子,在雷狮还不是“四皇”的时候就已经结下了。彼时的自己还是一个刚入行的小海军,奉上级的命令护送天龙人,那些把人当奴隶的带着玻璃帽的怪声怪气的家伙实在令安迷修作呕,至今安迷修仍不明白为什么海军一定要保护那种恶心的贵族。

但安迷修那是还只是一个满脑子骑士精神的正直小青年,所以当没有穿着那个奇葩衣服的青年天龙人雷狮冲过来的时候,安迷修还以为天龙人终于有救了,并不是所有的贵族都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然后雷狮就把码头上的人全部打飞之后,开着安迷修的船跑了。

这还只是这段孽缘的开头。

安迷修从来不是一个合格的海军,因为他本来有很多其他的选择,他可以像前七武海格瑞一样拿着他的双剑做一个独行侠,也可以当一个神秘的海贼猎人,但他都没有。因为他害怕寂寞,早在他父母离世时,早在他被收养时,他就在渴望着被需要和被爱的感觉。

所以,尽管安迷修还是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双剑骑士”,但是当他救下误入“鬼天盟”的两个少年时,当那个叫做金的天赋秉异的少年告诉他他要去寻找自己的幼驯染,最强的七武海格瑞时,安迷修没有想同僚一样欺骗少年将他将错就错的留在海军内部,而是把他们带到了格瑞的身边。而这个行为直接导致了格瑞和另一个七武海“星月魔女”凯莉脱离了七武海,和金一起组成了“箭头海贼团”。

而现在的金,也在不断的磨练中,变成了“四皇”之一。格瑞变成了他的副船长,而曾经不可一世、狡猾而深不可测的凯莉,心甘情愿的成为了金的航海士。

而真正使安迷修和雷狮之间的关系从单纯的死对头和宿敌,变成有一些说不清楚的情谊交杂着的复杂关系的,还是那一次的屠魔令。

那是安迷修一生都难忘的噩梦。

因为有奴隶怀上了天龙人的孩子逃到了这个城市,确认消息之后的海军就发动了屠魔令。多么的可笑啊,安迷修看着整个陷入火海的城镇,女人、小孩无一幸免,海军闯进屋子里搜刮一些有用的钱财,反正整个城镇的人都会死,这些钱留着不也是浪费吗?

那是比最凶残的“四皇”嘉德罗斯还有狠厉的屠戮,那些本应该是人们的希望的海军就是凶手——为了一个有天龙人血统的奴隶的后代。

那是安迷修第一次逃跑。他看见角落里一个带着帽子和围巾的小男孩,一个海军下士正准备一刀解决掉男孩,而那个男孩眼里还带着对活下去的无限渴望。安迷修拿起双剑打晕了那个海军,抱起小男孩就开始狂奔。

他的眼泪在奔跑的时候无声的流下,滴在了男孩的帽子上。

男孩抬头问他,要去哪里。

安迷修站住了,他那时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海军中将,他救了这个男孩,又能把他带到哪里去呢?

“你叫什么名字?”

“卡米尔。”那个男孩在安迷修的怀里开口,“我大哥说他会来救我的。”

“他在哪里?”

“他是一个……海贼。”卡米尔仰起头看着安迷修,似乎是担心安迷修因为这个原因而拒绝帮助他。

“没关系的。”安迷修带着卡米尔往海边跑,“在哪里都比在海军这里好,对你来说。”

在黑夜的火光里,他看到了那双紫罗兰一样的眼睛,眼里带着狂妄和不可捉摸的思绪。安迷修呆住了,雷狮一时也没有移动,两个人一时都没有移动,直到卡米尔叫了一声大哥,安迷修才把卡米尔塞到雷狮怀里。雷狮没动,依旧盯着安迷修,安迷修擦擦眼睛,赌气似的瞪了回去。

“老大,海军的船围过来啦!”帕洛斯站在远处上的小船上喊着,“这城要废了!海军一会儿要来清人的!”

“你那只鬣狗呢?”

“佩利在前面守船。”雷狮看着安迷修跳上自己的小船,“伟大的正义骑士也要和海盗同流合污了吗?”

“闭嘴。”安迷修站稳之后开始开始对着船底一阵敲打,“海军的屠魔令下你还想活下来?”

“这不是有你吗?”雷狮拉着安迷修翘着脚,帕洛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安迷修,“骑士,怎么不和你的海军部队一起同甘共苦了?还是说你今天才知道海军有屠魔令的?”

“闭嘴!”

那是安迷修第一次发动了霸王色霸气。当时掀起一股海浪,船也裂了几个口子,站着的帕洛斯跌坐回了船上,卡米尔昏了一会儿,只有雷狮面不改色的戏谑的把卡米尔摇醒,“记住了卡米尔,以后你还会遇到更多的霸王色霸气的。”

一声响雷略过,打断了安迷修的回忆。

这一次,他又会怎么收场呢。安迷修看着不知不觉昏暗的天空,付了酒钱,悠哉悠哉的往家里走,等着同为新晋海军三大将的好友安莉洁的电话虫来报信。


安迷修在自家阳台上养了很多紫罗兰,并且一直拒绝思考自己喜欢紫罗兰的原因。

给自家的紫罗兰浇完水,安迷修想着等过几天打了抑制剂要不要出去溜达一圈,给自己度个假。听说艾比驻守的那个岛屿气候很好,水果也很多。

天上又打了一声响雷,却仍没有雨。

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安迷修扑在自己的床上,准备美美的睡一觉来好好享受人生。结果就听见咔擦的一声,好像是什么重物落在了自己的阳台上,还带着很重的血腥味。

安迷修从床上又弹了起来,拿起双剑,准备给那个不知好歹的打乱自己的睡眠的家伙一顿胖揍。

又是一声响雷,雨水终于落了下来。

就着闪光,安迷修看清了落在自家紫罗兰花丛中的人——雷狮。

那双像紫罗兰的眼睛安静的看着他,还带着些许笑意。

“找到你了,omega骑士。”雷狮像是呢喃了一会儿,就失去了意识。

安迷修站在暴风雨开始加重的阳台上,不知道是身为alpha的雷狮知道了自己是omega的事更令他震惊,还是雷狮身上被打出的血窟窿和各种被海楼石射穿的伤口和海楼石的手铐更令他震惊一些。

安迷修把失去意识的雷狮拖进了自家客厅,认命的叹了口气,转身去找医疗箱。

水之都:海贼王里虚构的一个小镇,原型是威尼斯。去司法岛会路过的地方,水灾问题严重,是一个盛行造船的岛屿。

司法岛:海贼王里虚构的岛屿,送去的所有犯人都会接受审判。除了路飞一伙之外没有人活着从司法岛回来,司法岛已经被路飞一伙毁坏。

蒙奇.D.路飞:海贼王里的主角。私设路飞已经成为了海贼王并且已经死亡。

七武海:全称王下七武海。是世界政府公认的七大海贼,说直白一点就是适时会为政府办事的海贼,受政府约束,但是不会再被海军通缉。

四皇:像皇帝一样君临天下的海贼,拥有富可敌国的势力。简而言之就是最强的四个海贼(除了海贼王)。

屠魔令:对发出信号的地区进行无差别毁灭性攻击,用来完全清除对世界政府统治具有威胁的一片地区上的事物和人。

海军三大将:不是权力最高的海军,但是最能打的三个海军。

天龙人:是800年前建立世界政府的20位王的后裔,以“造物主的后裔”自居,因为自视伟大不屑与一般人呼吸同样的空气而头带着泡泡头罩,并随意把其他种族的人当作奴隶。享有所有特权,一旦被冒犯, 海军本部的大将必须倾所有军力进行维护。被人们称为最大的垃圾。

霸王色霸气:一项强大的能力,是与生俱来的,无法习得,只有当本人达到了一个境界才能被激发。百万人中才会有一个人拥有的超强能力。霸王色霸气能成为超强能力是因为拥有此种能力的人可以不用出手就可以利用此种霸气进行攻击,而且霸王色觉醒的人,各种潜质也可以激发。它是使用者本人的气魄,只有当本人变得更强大时,霸王色霸气的攻击力才会变强。

海楼石:海贼王里的一种稀有矿物,它相当于大海的结晶,组成成份和大海类似可说是大海的固态形态,因此恶魔果实能力者除了惧怕海水也会惧怕海楼石。海楼石常用来对付恶魔果实能力者,私设雷狮是吃了响雷果实(可以控制雷电的能力的果实),所以雷狮在海楼石的克制下无法使用能力。

电话虫:海贼王里虚构的一种可以用来通讯的动物,每个人的电话虫长的不一样,还会带有一些本人的特色(?)

评论(32)
热度(97)

© 夜空残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