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

【雷安】永远的少年(1)

正剧向凹凸大赛结束后有轻微卡埃/瑞金(剧情需要)


bgm戳这里


凹凸大赛结束后,每个人都过上了自己理想的生活。


1

喂,你啊,觉得活着快乐吗?



“卡米尔,今天早点吃芒果慕斯。”卡米尔睁开双眼,朝门的方向看去,埃米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明明只隔了一个客厅的距离,这种日常的问候却像穿过了几个光年一样不真实。

如果要问卡米尔,哪段时光最让他恐惧不安又满怀期望,他会说——现在。

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凹凸大赛的那段时光,对于卡米尔来说残酷却很真实,但是现在这种安稳又平静的赛后生活,让卡米尔觉得困惑又像饮鸩止渴一般不愿究其原因。毕竟从凹凸大赛逃出了之后,参赛者成了打破制度的英雄,他们荣归故里,又或是自立为王,而神使们则是彻底的不知所踪。

卡米尔很清楚,凹凸大赛的崩坏应该还有其他的力量在推动,但是他却没有再去推测,要问原因的话——

卡米尔看了看厨房里跑来跑去的埃米的身影。

雷狮大哥也过上了自由自在的海盗生活,大家都过的很快乐,为什么还要去想呢?

“老姐,起来吃早……姐!!!”

埃米大喊了一声,卡米尔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冲向楼上艾比的房间,看到了埃米抱着眼神呆滞的艾比,而专属艾比的元力技能——天使射手所发出的箭矢准确无误指向艾比脆弱的脖颈。

“姐,停下来啊!”埃米狼狈的用自己的恶魔之手阻挡箭矢的攻击。

“衰仔……我好疼啊……”艾比用手捂着自己的头,箭矢的攻击却越发狂乱,而艾比的身体却虚晃了一下,在一瞬间呈现一种诡异的虚幻状态。

埃米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是凹凸大赛的参赛者们被回收的前兆。但是这个征兆消失的太快,艾比软软的倒在埃米的身上。

“衰仔,我好想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艾比说完这句话后,箭矢就突然消失了。

人啊,会在无意识之间避免照射到黑暗。


雷狮会在固定的时间点到登格鲁星的平原上,在那里与嘉德罗斯还有格瑞练练手。说是练练手,但最后就演变成了雷狮和嘉德罗斯的吵架舞台,格瑞和他的发小金倒成了观众。

然而今天的形势有些不同。

“雷狮,你有没有觉得不太对劲?”格瑞望着和嘉德罗斯打到中场休息,坐着喝啤酒的雷狮,“关于我们逃出凹凸大赛后的一切。”

“嘁,渣渣懂个屁。”嘉德罗斯拿过雷德递上来的巨无霸汉堡啃了一口,“你看他的样子像是懂的吗?”

“闭嘴小鬼!”雷狮把嘉德罗斯的头往汉堡里按了一下,“有什么不对吗?”

“神使真的死了吗?剩下的人……总而言之,你难道没有觉得这一切都太平静了吗?”

“哼,闲出病来了吧格瑞。”雷狮又喝了一口啤酒,“死没死很重要吗?”

死了又怎么样,没死又怎样,兵来将挡,对于雷狮这样的海盗来说是很直接的道理,他不畏惧神使,更不害怕未知的势力,挑战与自由使他无畏,海盗的生存法则使他逍遥。

但是这不一样。

格瑞喝着牛奶,金在他旁边嘟囔。

格瑞渴望的,平静的生活,父母死亡的真相得以昭雪,爱人的陪伴,这些都来得太快了,就好比天上的星辰,你从未渴望拥有,但是一伸手,你却突然抓住了一切。

雷狮的终端突然闪了起来,片刻后出现了卡米尔凝重的脸。

“大哥,艾比的原力消失了,现在还在昏迷中。”

“哎!艾比怎么啦?”听到只言片语的金快速的凑了过来,“原力怎么会消失呢?不是大家都是带着原力逃出来的吗?”

“昏迷?”雷狮皱了皱眉,“现在还没醒?”

“是的。而且身体一半发烫一半发冷。”卡米尔把视角转换了一下,让雷狮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艾比。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来。”雷狮关闭了终端,拿起酒瓶子晃了晃,和众人告别。

嘉德罗斯像是没打够似的对着雷狮的背影喊了一声:“那种渣渣为什么要去在意?”

雷狮站住脚,回头看了一眼嘉德罗斯,而后者也毫不逊色的瞪了回去。

“为什么要在意弱者,雷狮?”

海盗眼里没有同情与慈悲,那为什么要包容弱者?

雷狮可以用卡米尔对埃米的爱情作为自己的掩护,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内心的犹疑。那个红发的少女让他无法忽略,一如爱丽丝无法忽略掉兔子一样,艾比身上藏着钥匙,藏着雷狮记忆里的空洞。


每当雷狮看到艾比,亦或是埃米的时候,他的内心就有一种无形的声音在叫嚣,就像某个人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托付给了你,让你无法忽视,无法不去珍重。

雷狮觉得那个人的眼睛应该是绿色的

评论(5)
热度(51)

© 夜空残响 | Powered by LOFTER